loreda

本丸脑洞·续

    最开始想到这个脑洞是看到了几篇真的对刀们虐的好惨的暗黑本丸的文。
    然后就想着如果不是有契约,这些本丸的审神者估计早就被砍成沫了。
    设定上是男主其实是政府人员,类似于针对于审神者的审查组。但是属于激进的如果审神者违规则将会被审神者直接处死那类的。
    然而政府内也会有那种类似于,付丧神只是工具,需要保护的是同为人类的审神者这类的人吧,不同的派系互相争斗也会让本来就不好寻找的暗黑本丸更加不好找了吧——所以才会有各种渣成为审神者什么的……
    这篇脑洞里的设定是,男主有灵力,但是并不是审神者,在追查暗黑本丸的时候,通过不正常的资源流动现象查到了一个可以制作控制刀剑的药的渣审神者,然后在那里遇到了现在身边带着的这把宗三——设定上是,审神者隐藏的很深,外表完全是正常本丸,但是渣审神者在拥有刀账上付丧神的基础上,违规召唤了第二把宗三(自己的设定上是本丸中不同的刀剑只能有一把。)同时还用秘术压制了第二把宗三的力量,然后各种不人道的事情其实都是对着第二把宗三做的=、=,在男主查到了这个本丸的时候本丸中的其他的刀剑还都不知道第二把宗三的事情。
    男主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人,他也有类似于渣审神者的心理缺陷,但是他在努力的在用规则和法律在约束自己,看到第二把宗三的时候无疑是因为对方凄惨的样子产生了心理变化才想带走对方的,但是他同时在和对方建立契约的时候定下了【如果我要做出什么违规的不好的事情,那么那个时候契约自动终止,你可以直接将我斩杀】的这样的规定。
    想表达出男主那种,我知道我不正常,我也不想去改变什么。但是至少在可控制的情况下不去伤害其他人的想法吧。
    脑洞里的新的审神者是男主这边通过各项审查排除不安定因素之后选取的,之后会好好的守护着那间本丸里曾经收到伤害的刀剑们的。是个意志很坚强的小姑娘,也会是一个合格的审神者和主殿的。
    【男主这边的党派大概属于支撑对审神者先进行心理鉴定素质兼定各种的吧,同时灌输尊敬神明的思想什么的。而不是随便只要通过灵力测试什么的就可以来当审神者啥的。
    然后男主也会继续去找渣审神者吧,因为之前宗三的那个渣审神者卖药的原因他可以顺藤摸瓜抓到了一群跟这个渣审神者买药的人的线索,一个一个查过去是肯定的。查到的渣审神者就砍掉,然后看刀剑们的意愿来决定是净化还是寻找新的审神者吧。

本丸脑洞

    [啊你听说了吗?]角落里,有人这样小声的对同伴说道。
    [什么?]
    [那位大人,又研发出来了新的药啊……]小心翼翼的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盛装着瑰红色液体的小瓶子。
    [哇!我竟然没有听到消息啊,这次又是拥有什么新的功能了吗?]同伴惊喜的接过,没有打开,只是如同看到了什么珍宝一样,小心的赏看着。
    [我也是通过特殊的途径才知道的,毕竟现在政府查的越来越严了,那位大人也小心的躲起来了啊。]没有阻止对方将药水揣进怀中的举动,他警惕的环顾了一下周围,[据说,这次的药十分强烈,即使是高等级的太刀或是大太刀也不在话下呢。]
    [真……真的吗?]因为激动而有些变调的声音由于特意压低的原因而变得扭曲,他感激的冲着同伴点着头,将写着资源转让的纸条交给那人,便迫不及待的离开了。
    [这样……就可以了吧。]却不知道的是在那人离开后,原本还空无一人的后方突然显现出了一位男子。
    与两位身穿白色和服的审神者不同,那位男子穿着着简单干练的西装,他手拿着一个板子,正在上面写着些什么。
    [已经没有问题了,这样子你的罪行也会适当的从轻处理的。]记录完最后一个字,他抬起头看向那个明显松了一口气的男子。
    [主殿,那他是不是就没用了?]突然从男子背后传来的慵懒的如同撒娇一般的声音让男子精神一紧,只是还没等他转过身,剧烈的来自于腹部的疼痛便让他惨叫出声。
    [当然,直接把他处理掉就好了。]表情不变的避开溅出来的血液,他冷冷的说道:“从被终身监禁抽取灵力改为死刑,你的惩罚已经减小了很多了。”
拿出了另一个装着透明的液体的瓶子往已经因为内脏出血疼痛的趴在地上的男人身上一倒,地上的人就仿佛被腐蚀了一般开始在惨叫声中融开,最后只剩下散在空中的一点白气停留在男人原本存在的地方。
    [主殿真的是不怕被那些‘资源派’找茬呀。]甩干净刀刃上的献血收进刀鞘的付丧神走回到男人身边,暗红色的眼睛看着那块白气。
    [这不是有着你保护着我嘛。]用笔将那块白气拨散,男子的语气难得多了些笑意,[有宗三的保护,就是那些人来找茬,我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啊。]
    [不过是把被人违规召唤出来的弱小的刀剑,神力甚至配不上天下的象征的我,您倒真是放心呢。]略带着嘲讽的语气,直接挂在男子身上的刀剑叹了斗气,[主殿您当初选了我,真的是吃了大亏呢。]
    [是吗?我怎么感觉我是运气好到中了大奖呢?]反射性的回忆起来第一次见到对方时对方凄惨的样子,男子安抚性的反手摸了摸刀剑的头,也由着对方这个姿势就开始往前走。
    [走吧,我们还得去处理下一个败类呢。]

————

拿着药瓶离开的审神者快跑着回到了自己的本丸中,没有在意着原本在庭院里的短刀们快速远离自己躲开的行为,而是边往自己的寝室走去边大喊着[让一期一振和鹤丸过来找我,快点快点!]的话。
即使在大多数审神者中被共同认为是绝对忠诚的压切长谷部在看到了自己主上如此的丑态后也忍不住的露出了厌恶的表情,曾经拥有着希望可以作为忠诚主君的下属的愿望,发现自己的主上并非良善之人后却无法进行劝诫或是阻止主上的行为,甚至也曾被自己的主上所深深伤害的刀剑付丧神,僵在那里许久后,才拖着沉重的步伐向内部走去。
在内室中找到了和短刀在一起的一期一振和鹤丸,此时两人正陪伴在厚藤四郎的身边——因为是短刀而不得审神者重视的原因,在受伤后无法得到及时手入的小孩子此时正睡在两把太刀中间。
[那位……让你们过去……]甚至不愿从口中吐出那个称呼,长谷部沉重的表情让两人原本放松的心情也开始紧绷了起来。
[怎么?这是终于要开始对我们下手了吗?]因为心虚于自己所做的坏事,所有的刀剑付丧神都被审神者的命令强迫压制了神性,这也造成了刀剑们的战斗力相对于其他本丸的刀剑来说低了不少。刀剑们变得更容易受伤了,却又因为大量资源被审神者拿去当做换取‘神药’的资金,所以像短刀这般的并不受审神者重视的刀剑,受伤了却无法手入的次数便渐渐越来越多。
他们作为珍贵的太刀,自然不会有不被修复的时候,只是……这样的殊荣却只会让他们更加的难受。
[一期哥,不要去……]不知何时进到房间中的前田藤四郎拽住了准备起身的一期一振,[不要去……那里……]
重复着这句话,其他的藤四郎们也在进屋后围绕到一期一振的身边。
[放心吧,哥哥会早些回来的。]挨个揉了揉短刀们的头,一期一振走到已经在走廊上等待着自己的鹤丸身边,关上了和室的大门。
[啊,有弟弟们的陪伴,真好呢。]双臂上抬枕在脑后,鹤丸拖长了声音说道。
[可是,我却宁愿他们不会在这里陪伴着我啊……]想起自己弟弟们身上的各种伤痕,一期一振苦笑道,[之前那般迫不及待的让我们过去,总感觉让人心里不安。]
[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真是没想到我也有变成笼中鸟的一天啊。这个惊吓真是着实让人讨厌啊。]干笑几声,鹤丸淡漠的看着院子,[不会飞翔的鹤,听起来就让人悲伤呢。]
[说着这样的话,要小心到时候江雪左文字过来教训你啊。]想到了那把清丽干净的刀剑在触及到弟弟的问题时展示出来的压迫力,一期一振不自觉的流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哈哈哈,那我还真是期待着呢。]
来到了审神者的寝室门口,两个人的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拉开纸门,便看到他们的审神者笑的很难看的拿着两杯水。
[喝掉这个。]直接命令式的语气让两人立刻就明白那杯水并不是什么好的东西。
大概之前审神者对打刀们的所作所为,现在也轮到他们了吧……
虽然内心万分抗拒,但是却因为命令而不得不接过那杯水的两个人在喝下的那一瞬间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只是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却让他们惊喜。
被压制的力量在喝下水的一瞬间回归身体,而神识中与审神者链接的契约在同时断开,恢复了自由的刀剑在惊喜之后一齐抽出本体刀指向审神者。
而已经被此时的变故惊吓的坐在地上的审神者在看到对方将利刃指向自己之后直接摊在了地上。
[住手,你们是想造反吗?]他颤抖着说道,[就不怕我把你的弟弟们都碎刀吗!]
在这句话之后,他的头便被一期一振干脆利落的砍下了。
[我不会让你再去伤害我的弟弟了。]
由于审神者的死亡而产生震动的本丸很快的回归了平静。
站在本丸门口的男人看着此刻不再将他拒之门外的结界,带着自己的付丧神一同走了进去。
[大家好,我是政府维和部门的工作人员。]

————

对于此时出现在本丸中的男人,刀剑们都十分警惕。
弑主的刀剑会迎来什么样的命运,只是想想便能知道。
[请大家不要紧张。]男子用笔点了点自己的写字板,[首先请将审神者的尸体先处理吧。]
[……什么?]本以为会被直接镇压的付丧神因为对方的命令而惊讶道。
[首先先处理掉之前审神者的尸体,然后做一下刀账和资源的清点工作,之后会由政府为你们安排新的合格的审神者来接替本丸的工作。]一板一眼的说出来了规定的流程,男子等待着刀剑们的反应。
[没有……对我们的处罚么?]半响,长谷部才低声问道。
[对神不敬之人,死有余辜。]男子说道,[若不是每个本丸都有自己独立的结界,我们也不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解决这些败类。]
[所以你们不需要担心什么,新的审神者已经经过内部调查了,是身心健康对神崇敬的合格者,只需要将刚才我所说的处理掉,便可以迎来新的审神者了。]

————

[就是这里吗?]头戴着护神纸、穿着着白色和服的少女回头向男子问道。
[没错,这里便是以后你要工作的本丸。]男子笑的温和,[因为前代审神者管理不当的原因,这间本丸的刀剑付丧神们当前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
[啊?可是……可是我还什么经验都没有……]单纯的少女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不免担忧起来,[万一我没有他们之前的审神者做得好怎么办……]
[请放心吧,你一定会做的很好的。]安抚性的揽住少女一同进入结界,他们看到早已等在院子中的刀剑付丧神们。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审神者,名叫蕨。]内心忐忑的少女总是提起勇气走到刀剑们前方。
[主殿,我等欢迎你的到来。]在短暂的沉默后,刀剑们齐齐上前,声势庞大的对主君的跪礼明显吓到了稚嫩的审神者。她小小的退了一步,转头想去向带自己前来的男子求助,却发现对方并没有看向自己,反而是在手写板上正在记录些什么。
明白自己并不能去依靠谁,少女定下心神重新回过头,为自己鼓起勇气。
她走上前,一个一个扶起跪在自己面前的付丧神们。
[谢谢大家,我会努力成为一个合格的审神者的。]